专题新闻

保险学院精算教工党支部开展“我国精算领域的发展成就”主题党日活动
发布时间:2019-06-13 来源:保险学院 浏览次数:

为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和中央财经大学建校70周年,全面总结国家和学校精算学科的辉煌成就, 5月29日,保险学院精算教工党支部举办了主题为“建国70年来我国精算领域的发展成就”的党日活动。

周县华同志首先带领大家回顾了我国改革开放后非寿险精算的发展历程。我国的非寿险精算技术从2003年开始发展,当时的主要技术有定价、准备金、再保险等,准备金按赔款支出的3%进行提取,这种提取方式非常粗糙。2004年我国出台了《保险公司非寿险业务准备金管理办法(试行)》,准备金开始分为已发生已报告未决赔款准备金(CASE)、已发生未报告未决赔款准备金(IBNR)、理赔费用准备金。精算工作主要集中在第二块,即IBNR,常常采用流量三角形,并用几种不同方法进行评估。这其中涉及的两个问题:一是评估方法的选取;二是流量三角形的构造在选取数据时可以是已决赔款数据,也可以是已报告赔款数据。这个文件的出台是我国非寿险精算发展的第一个里程碑,我国非寿险准备金才真正有了涵义。

第二个里程碑是五年之后的2009年原保监会推出了《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2号》。这个解释主要针对的是当年在大陆和香港分别上市险企的两份财务报告差异很大的问题。财政部当时对国际会计准则和香港会计准则要趋同和等效。原来计提未到期责任准备金都是简单的三百六十五分之一法,这种提取方法当年就不能再用,需要减去首日费用,作为准备金提取的基础。另外,这次2号解释的推出确定了剩余边际方法的使用。

2011年,原保监会出台了《保险公司内部控制基本准则》,明确了保险公司的准备金提取部门、核算部门、业务部门、再保险部门等部门的职责。为了保证各家公司准备金的充足性、科学性、合理性,原保监会推出了回溯分析。准备金提取因而从粗放走向了中间偏保守。2015年,广义线性模型的全面使用是我国非寿险定价方面的一大进步。

周县华同志对我国非寿险精算过去十五年的发展历程做了较为全面的报告。与会同志不仅对这段历史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也对非寿险领域的精算前辈付出的努力深感敬意。

随后,廖朴同志为大家讲述了“我国精算职业发展进程”。他从国际精算的起源开始谈起,然后切入到我国近代保险精算的引入。新中国成立后,国内精算工作和精算教育继续发展。然而,随着保险业务停办,精算教育也进入了沉寂期。直到改革开放后,伴随着我国保险业的恢复,精算工作和教育工作才逐渐恢复。他重点介绍了中国精算师职业的起源、发展和目标。在中国精算职业的教育培训方面,通过介绍周大纶、陈思度、陶声汉、乌通元、万峰、李政怀等先驱的事迹,让大家熟悉我国早期的精算活动。从1987年开始,我国陆续引进国际精算教育培训体系,并对中国精算师资格考试的历史做了回顾。最后,他对中国精算师职业的组织建设和对外交流与合作也做了梳理。廖朴同志准备的PPT,包含很多珍贵的史料和图片。参会同志对我国精算职业的发展历史脉络有了清晰认识,对大家今后从事精算教育工作有很大的帮助。

保险学院精算教工党支部是今年学校表彰的先进教工党支部,党支部书记作为“双带头人”,将以“教育党员有力、管理党员有力、监督党员有力、组织师生有力、宣传师生有力、凝聚师生有力、服务师生有力”等“七个有力”为标准,带领支部党员对标争先,拓展工作载体,积极探索新时代党建工作规律,扎实开展创建活动。

编辑: 孙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