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财大

您现在位于:
【中国网】我校金融专家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
发布时间:2005-04-01 来源:中国网 浏览次数:

不管市场是否接受A+H,交行决心已定

交通银行上市轮廓已渐清晰。最新消息是,交行将在4月至5月之间就其A股和H股两地IPO进行路演,交行总行倾向于将交行海外业务和本地业务分拆并独立上市。

3月21日,《瞭望东方周刊》从交行上市顾问香港中银国际一位执行董事那里了解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交所均已收到交行财务报告和上市申请,最快路演时间应该是5月份。接受采访的那位人士并不认为交行倾向于业务分拆独立上市。

交行总行新闻发言人宋峰对此不做评述。但交行总行一位内部人士在电话中对《瞭望东方周刊》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迥异于深发展、浦发银行、招商银行等其他股份制上市银行,交行衔命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积累经验,投石问路。其A+H模式上市的意义已远远超过商业意图。

身不由己

“符合常规的做法是,先香港上市,再择机内地上市。同步上市做到同股同价难度很高。”海通证券分析师张崎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

但交行却一反常态,选择了在两地同时上市。

当《瞭望东方周刊》问及于此,交行总行一位人士的回答是:“难道让四大行最先去这样尝试吗?他们是航空母舰,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

交行明知A+H同步上市难以适应,但不得不试。他们并不愿意因此失去上市的机会。因为有了特殊意义,不管是选择上市模式,还是拟定上市财务顾问和IPO承销商,交行选择的主动性都很小。

在2004年8月之前,交行上市之路走得比较顺畅。

2004年6月,国务院正式批复了交行深化股份制改革整体方案,同意交行进行财务重组;同年 8月,交通银行和汇丰银行就汇丰入股交行达成协议,汇丰银行入股19.9%,投资总金额为人民币144.6l亿元。交行上市一大障碍被清除。

据《瞭望东方周刊》了解,当时交行并没有刻意追求A+H同时上市。交行宣传部门一位人士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当时被一致看好可能率先三地上市的建行传出消息,因财务重组工作复杂,首次发行将推迟。交行吸取了建行教训,没有选择两地同时上市,因为两地同时上市工作非常繁杂,而且两地有不同的会计要求,难以在短期内同时完成。”

交行最初的想法很朴素,香港市场融资能力强,先在香港上市。“至于内地上市,是想看情况再定时间的。”交行宣传部门那位人士说。

香港中银国际执行董事及研究部主管骆志恒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中国证监会不愿意交行单独香港上市,当然,交行很愿意在香港先上,因为香港市场比较稳定,这符合交行稳健发展的要求;其次,汇丰银行是交行大股东,在香港有着很大的市场影响。但证监会并没有同意交行只在香港上市的请求。”

2004年11月,市场传言交行可能暂放弃A股,原因是同股同价无法实现。但很快遭到中国证监会干预。当时,证监会对交行的态度是,或者是A+H,或者单独A股上市。2005年1月,交行做出反映,公开表示不会放弃A股。

交行当时表示,同股同价困难已经解决,“今年1月1日新股询价制度正式推出,这一矛盾迎刃而解”。但《瞭望东方周刊》采访的证券界人士对矛盾是否解决持否定态度的居多。

骆志恒也无法认同“迎刃而解”的观点。他说,同时上市还是香港先上,交行在证监会的示意下,选择了前者,但同时上市,同股同价的矛盾复杂,不是推一项制度就能解决的,起码目前是不可能的。

几经变故

目前,交行选择H股发行由高盛汇丰联合担任主包销商,上市保荐人为高盛。A股发行主承销商为银河证券,海通证券出任财务顾问。

业内人士普遍对此表示不解。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韩复龄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按道理,中金公司或者中银国际是具有两边上市资格的,就是说交行如果选择两家中的一家,便不需要另为H股市场选符合资格的承销商。可以节省不少成本。”

事实上,中银国际曾一度进入交行视野。交行起初是有意中银国际的。骆志恒说,“我们帮交行做了很多前期的工作,但有一天,他们突然打电话过来,说看实力选择了银河证券。”

据了解,中银国际对此变故很不满意,“两边上市我们都能帮忙做,银河只能在内地做,为什么说实力我们不如银河?”

交行最终聘中银国际为上市顾问。

“财务顾问是赚不了多少钱的,承销商才能赚到钱。”骆志恒说。

其实,从交行的顾问公司名单和承销商名单中,明显透露出一种平衡:大股东汇丰、有政府背景的银河证券、关系良好的高盛和海通证券。

可以预见的是,这些投行在意的并不仅仅是交行一家,紧随其后上市的四大行才是重头戏。“交行拟定的承销商和财务顾问大部分当为四大行上市做演习准备。”韩复龄说。

决心已定

业内人士说,交行已没可能在4月份路演,“现在已经是3月底,还没有任何动静”。

香港市场规定,路演到发行,过程要1个半月,交行如能在5月份路演,尚能在上半年实现香港上市。

骆志恒认为,交行将力争在上半年上市。因为一旦过了7月,香港交易所需要交行重报招股书和新加上半年财务报表,“这份财务报表还一定要经过海外审计师重新审定。”

照此推论,交行铁定在5月间路演,今年上半年实现在两地同步上市。

不管市场是否接受A+H,交行决心已定。

海通证券分析师张崎很不理解这种做法。他认为,“A+H”方案难产的主要原因,是A股与H股市场存在差距,在没有套利工具之下,利益无法摆平,最终做不到同股同价。

目前情况下,两个市场的股价无法趋于一致。这个问题要解决,必须是人民币与港元先挂钩,两边市场有相互流通的渠道,有套利活动,不同股价才可以走近,但这项工作短期内都难以完成。

虽然中国证监会已放宽QFII买卖A股限制,但由于人民币未自由兑换,又没有一个人民币与港元挂钩机制,所以外国投资者即使可以在内地买卖A股,也不能做套利。而如果单靠个别个人投资者,利用现在内地与香港人民币私下流通的渠道作小量的套利活动,无法形成一个合理而成熟的套利市场,因此也做不到同股同价。

但长期研究H股市场的西南证券分析师周兴致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同股同价是一个技术上的问题,确实解决难度很大,但也并不是不能解决。历史上有29家公司是两种股票同时上市的,发行价格有的是A股大于H股,也有的是H股大于A股。证明价格并不是一成不变。

A股之忧

交行示范效应非常明显,A股市场的投资者已经做出反应。

深发展、浦发银行、华夏银行等银行股3月22日都出现了深幅下跌,并直接推动了股指的下挫,1200点岌岌可危。

可以印证的是,益邦投资在当日招商银行股评中说,“该股的不确定性在于今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将上市,交行和中行以及建行的上市发行方式目前还没有最终定论,一旦确定A+H方式发行则将对目前的银行板块产生压力。”

经济学家韩志国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毫不讳言地说,未来大盘股将集中上市,而且很可能大多采取A+H模式,这将压垮A股市场。

不过,韩复龄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认为,因为交行盘子不大,A股市场是可以接受的,“其资产质量和风险控制都比较好”。

但真正的问题是,交行只是四大行的示范版,也仅仅是一个开始。

韩复龄建议,“目前A股市场基金纷纷折价,机构投资者损失惨重,众多资金在房市没有来得及撤出来。信誉已经遭遇损失的四大行应该修改上市计划。”

3月23日,《瞭望东方周刊》就此采访中行和建行时,两行均拒绝发表评论。(《瞭望东方周刊》供稿)

编辑: 孙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