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人物

您现在位于:
孙翊刚教授
发布时间:2020-07-31 来源:《中财大学人》 浏览次数:

—、个人履历

孙翊刚,男,1937年8月生,湖南安化县黄泥村人。1963年毕业于安徽财贸学院(今安徽财经大学)财政银行系财政专业。同年被分配到中央财政金融学院财政系任教(见习助教),最初讲授财政史,后来讲述国家预算。1972〜1979年,在河北大学主讲国家预算课程。1979年底,调回中央财政金融学院工作。1992-2000年,任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现财经研究院)所长。曾任中国财政史研究会理事。1992年被评为教授,1997年批准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二、工作成就

1.主要研究领域为财政史、国家预算

孙翊刚教授因其在中国财政史领域的杰出研究而被熟知。孙翊刚教授在国内较早地主编了财政史教材,为全国财经院校财经史的教材建设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

孙翊刚教授主编参编专著、教材、辞书等约50本,在报刊上发表文章60余篇。孙翊刚教授也承担了多项科研课题:主要有《农业投资和农业资源开发、利用和配置》(1991-1992年,财政部批准的课题);《首都财政研究》(1993年,北京哲学社会科学“八五”规划课题,1997年结题,获得高度好评);《新时期财政理论与实践》(1997年校级课题,已出版);《中国财政通史》(项怀诚部长主编,孙翊刚教授写隋唐分卷,已出版)。

2.讲授课程

作为一线教师,孙翊刚教授先后为本校本科、研究生讲授财政史、赋税史、农民负担史、古代财政问题和财政思想史等课程,可谓桃李满天下。

本科生课程:为财政1978级、1979级、财师班讲授《中国财政史》,为税收专业讲过《中国赋税史》,为农财专业的学生讲过《中国农民负担史》,为广州财政班讲过《中国财政史》。专科课程:为中央财政管理干部学院的学员多次讲授财政史。

研究生课程:主要是财政专业,先后讲授《中国古代财政问题》《中国财政思想史》课程。孙教授不仅是本校的财政史教学主干,还受聘为天津财经学院、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系、苏州大学财政专业和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讲授《中国财政史》课程。

3.学术科研

(1)代表性期刊文章。

1)《中国古代税收思想中的以人为本》,发表于《中国税务》,2008年第7期。

2)《中国地方税的发展与变革》,发表于《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02年第2期。

3)《中国债务探源》,发表于《中央财经大学学报》,1999年第7期。

4)《理财之要重在治本一一唐代理财得失试探》,发表于《中央财政金融学院学报》,1995年第5期。

5)《西汉经济和财政政策的思考》,发表于《中央财政金融学院学报》,1992年第3期。

6)《王安石改革财政》,发表于《财政》,1983年第9期。

(2)国内较早主编财政史教材,为全国财经院校财政史的教材建设做出了开拓性贡献。

1)《中国财政简史》。此书原为由崔敬伯、王子英两位老师为财政学本科编写的教学用书,校内印刷。十年“文革”结束后,沈云同志觉得崔、王二老编写的校内教材财政史,基本框架和内容都可用,但要经过修改才能出版。考虑孙 翊刚教授曾经担任他们的见习助教,对此书内容有所了解,于是从河北大学将孙翊刚教授借调来帮助修改,以应教学急需。此书当时存在的问题包括两个方面: 一是注释不规范,且缺项太多(出版社要求凡引用古文及他人文字、凡列举的 数字,都要注明来源出处);二是有些内容还需修改补充。对于该书的修改,主要是寻找引用资料出处费了大力,因为二老根本记不起来引文来自何处,孙翊刚教授只能凭想象去找答案。

为了査找可信的资料,孙教授跑遍了北京各大图书馆。北京的图书馆(北图、国图、柏林寺)以及“文革”中中央财政金融学院尚未送造纸厂、存放在原宣武区康乐里(总行宿舍)的图书“馆”,孙翊刚教授都找过了,最后就差一 段引文没有找到出处(有关孙中山的财政思想,孙翊刚教授能想到、找到的书 都翻阅过了,没有找到。几年后才知道在一篇报纸文章上)。孙翊刚老师每改完一章,就先送到东四北京军区总医院崔老家,请他审阅,提出修改意见;然后再拿崔老看过的稿子送到鼓楼国强胡同王老家,请他审阅修改,之后才回到西城区 财政部集体宿舍。每周一圈,一圈半天多。

靠着对财政史的热爱,终于完成这项艰苦的任务。后来此书的校对工作也由孙翊刚教授承担。孙翊刚教授又去以前去过的图书馆借书校对。但问题来了,这次是校对,半天就要换几本书,这对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来说,负担太重。他们的做法是,每位读者每天只能借一次书,为此,孙翊刚教授不得不每天去,一个馆一天借三本书,直到校对完毕为止。此书1980年出版,后来荣获财政部优秀教材二等奖。

2)《中国财政史》。这是由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牵头的“七校八老”和几位中 年教师几年辛苦的成果。其中的秦汉财政史部分由孙翊刚教授撰写。本书总纂人是左治生、蔡次薛、王子英、孙文学和孙翊刚教授共五人,文字总纂是孙翊刚教授。为了保证全书体例的统一,也费了不少的力。有一位老教授负责写的那章很全面、有特色,但文字比要求的多了很多,老教授舍不得割爱,孙翊刚教授专程去他家拜访,最终才同意删减。

3)《中国财政史》,1984年出版。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教材。中央财政金融学院承担了《财政学》《国家预算》和《财政史》等几门课,这在当时是光荣任务,各校都在努力争取承担。按照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规定,孙翊刚教授当时没有资格承担财政史的主编和主讲(那时他是讲师)。后来,经中财院领导研究, 特批孙翊刚教授承担此任。孙翊刚教授的讲课录音提供给各地上课之用。

4)《简明中国财政史》。考虑到七校合编的财政史教材字数太多,而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教材似乎又太简单了一些,于是,孙翊刚教授主持重新编写了这本教材,以保证财政本科教学(68小时)需要。此书获得中国财政学会1979~ 1989十年优秀科研成果佳作奖。

5)《中国赋税史》。此书最早由董庆铮、孙翊刚主编,财政部教材编审委员会确定为财经院校试用教材。几年后,财政部人教司指定孙翊刚教授重新修订此书,经财政部教材编审委员会审定,确定为“全国财经类通用教材”。

6)《中国农民负担简史》。此书于1991年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因中央财政金融学院奉命开设农财专业,结合此专业的特点,孙翊刚教授起草了该专业的教学计划,也编写了这本教材出版使用。

此外,孙翊刚教授于1978年参加了《国家预算》(财政部预算司主持,1980年出版)的编写,这是自改革开放以来国内最早的国家预算专门教材。主编了《财政五十年一若干财政理论问题研究》,于1999年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孙翊刚教授还与王文素教授共同主编了《中国财政史》,列入普通高等教育“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于2007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与陈光僉教授于2003年编写了《中国赋税史》,与李炜光、叶青于2007年编写了《中国赋税史》(普通高校税收精品教材),由中国税务出版社出版。

这些教材为各有关机关、财经院校所采用,产生了较为广泛的影响。有的读者反馈,几乎把书翻坏了。可以说,孙老师参加编写的教材,奠基了中央财经大学乃至国内财政史的学科基础。近年来,孙翊刚教授仍然笔耕不辍,与王文素教授共同编著《中国古代财政史论》,于2016年由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出版。

(3)参加大型财经文献汇编和注释工作,为国内财政史的科研工作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

1)《中国历代食货志汇编简注》。“食货志”是二十四史,包括《清史稿》之中的财经篇,是古代重要的财经文献。除了20世纪30年代上海大光书局汇集出版过二十四史中的历代食货志外(没有注释),近代很少有此类书籍的流传。考虑到财经类机关院校(所)的研究需要,孙翊刚教授决心将此书整理出版。期间一波三折。后来得到财政部陈部长批示:认真修改,符合出版要求后可以出版。原中国财经出版社财政编室主任也做了具体指导:一是找一位老教授牵头, 后来请王子英教授牵头;二是多做比较多看书,把注释做准确。同时,为孙翊刚 教授配了一位有水平的编辑,严格把关。考虑古代食货志的重要性,孙翊刚老师请当时的财政部戎子和部长题写了书名,还请他为此书写了序言,戎老也很爱财 经古籍,欣然答应。

2)《中国财政历史资料选编》。共12辑,由中央财政金融学院、中南财经学院、东北财经学院、上海财经学院、厦门大学、西南财经学院和陕西财经学院七所院校的几位老教授、老教师和中年教师耗时八年完成。这部史料集内容庞大,字数很多,涉及中国几千年的财经历史,因此,属于“抢救性”的范围。 在收集、整理和注释的几年里,老教授们来往信件很多,经过孙翊刚教授手中的信件就有好几厘米厚(后来,孙翊刚教授都送交学校档案室),从此事可以说明 老教授治学的严谨。

为了回答各位教授的问题,孙翊刚教授起着上情下达下情上传的中介作用。在随后的两年,由孙翊刚教授编写“情况通报”,经赵春新副院长签署,按学校 行文方式上报财政部,并转发各有关学校。

为了更好地解决共同性问题,几年内先后召开了八次研讨会或编委会。孙翊刚教授和王复华教授及王奕、王文素等年轻教师,协同有关财政部门承担会务工作,保障老教授的安全、健康和会议的有序进行。部里的领导特别是人教司,事事关心,会前发通知,会后发纪要;每会必派人到会指导。虽然戎部长年事已高,只要有时间,他必定到会。编辑部召开的八次会,戎老参加了四次,做了两次重要报告。

还要提到的是校对工作。由于字数多,参考的史籍也很多,出版社无力校对,孙翊刚老师只得求助各有关院校派人协助。在各校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派出了孙文学、李碧如(讲师)以及多名青年教师参加校对,孙翊刚老师等人自始至终参加校对,使这一大型史籍得以顺利交稿,出版发行。

3)《中国工商税收史料选编》(先秦至清部分)。这是财政部陈如龙副部长关注、刘志诚局长主持的又一大型史料集。具体操作同财政史料相差不多,还是由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牵头组织编写。孙翊刚教授做具体组织工作。因为前期积累的资料收集和编辑经验,所以进展比较顺利。财政部刘志诚局长对该书以及后来《工商税收史》书稿的出版都给予了极大的支持。

4)《十通财经文献注释》。这是由王文素教授主持、孙翊刚教授等参加标点、注释的大型古代财经文献汇集。《十通》是从唐代至清各时期编辑的通典、通志、文献通考,续通典、续通志、续文献通考,清通典、清通志、清文献通考和清续文献通考十大财经典籍。记录上自夏商周三代、下至清末的财经专章,历代统治者都奉为宝鉴。其缺点是没有标点,其行文也因时代久远,后来者比较难读难懂。这部系列典籍对研究古代财经历史有着重要的作用,因此,孙翊刚等老师将此作为一个重要使命承担,希望对当代青年能有所影响。从目前来看,效果非常好,受到学界好评。

此外,孙翊刚教授还主编了两本专著,其中《财政问题源流考》是中财学校资助的项目。由于属于学术性图书,出版社刚开始只印刷了1000本,不到一年就卖光了,于是又加印了3000本,足以说明读者对此书的满意度。

三、社会活动及影响

1.担任全国首个也是唯个中国财政史助教班班主任,为全国财经院校财政史人才培养做出突出贡献

1983年,面对改革开放的新形势,急需各类新型人才,其中包括高等院校, 十年停招、停课造成后继乏人,急需培养一批年轻的学术骨干和年轻教师。于 是,教育部下文,要求有条件的高校举办各类专业的助教班,学制1~2年。中央财政金融学院复校以后,尽管原先的教师调回了一部分,但还有很多中年教师没有归队,虽然补充了不少新人,但十年的耽误使有些老师底气不足,培养新生力量就成为当时亟须解决的问题。为培养全国财政史的教学科研人员,教育部批准中央财政金融学院举办财政史助教班,名额为120人,学制定为1年。由于当时中央财政金融学院是财政部领导的学校,需要经过申报、批准、下文等程序, 加之有些地方传达缓慢,所以只有18个省市的20所院校和单位推荐报了名,最后录取了37位。

财政部对此事十分重视,责成中央财政金融学院一定努力办好此届助教班。学校把这项任务交给了财政系,并责成教务处、总务处、图书馆、医务室以及食堂配合,共同完成此任务。财政系指派孙翊刚教授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王复华老师协助;王奕、王文素、刘燕宏三位年轻老师入读,另从大三的在读生中挑选两名学生入读培养,作为后备力量。赵春新副院长当面交代孙翊刚教授,这个班的人都是各个学校单位培养的年轻骨干,不能出任何差错!因孙翊刚教授还有七校编写财政史和五所学校编写工商税收史的任务(开会组织、情况交流等),不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这个班上,平时就交代王复华老师多操心。

助教班组织完备,建立了党支部,支部书记是江西财经学院的刘汉屏;团支部书记是中财留校生郑丹阳;班长是中南财院的陈光淼,副班长是安徽财院的蒋大鸣。给助教班上课的都是资深教授、教师,可以说是“全国请老师”,主要是 主专业课财政史的老师,大部分是兄弟院校的教授,个别是有教学经验的中年教师。每人一章,有点“打擂台”的味道。他们确实是国内最好的财政史教授, 风格各异,各有特点,以此传授给这批助教班学员。老教授尽职尽责,例如,著 名的吕调阳教授,年龄偏大,夫人陪同照顾他的生活。他讲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财政,他只讲自己如何看待这个时期的问题,他是从哪些方面去研究的,有哪 些问题难以解决等。吕调阳教授以高标准要求学员,一些学员不适应这种教学方 法,向孙翊刚“告状”,孙翊刚教授向这些学员解释,这是最好的教学方法(启 发思维),只有加倍努力才能听懂,并将终身受益。

又如马大英教授,他不仅讲计划内安排的课(《宋辽金时期的财政史》),还主动要求加一门课(《财政史研究法》)。为了讲好这两门课,马大英的夫人特地来照顾他的生活。当时中财条件不好(北京卷烟厂没有腾退完),也没有车接送。有一次孙翊刚教授看到马老刚讲完课,嘴唇发白,实在太辛苦,令人敬佩! 还有陕西财经学院的宋寿昌教授,他到达北京站的时间太晚,找不到来校的车, 又没有孙翊刚教授的电话(当时老师们都没有电话),只好在车站找旅馆睡了一 晩。孙翊刚教授唯有声声道歉。《教学法》一课,中财院邀请首都师范学院的余 友西先生讲授,他严格按规定要求,从穿着到板书,无一不规范,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文物》(青铜器)专题,孙翊刚教授邀请国家博物馆的群工部主任齐吉祥先生讲授,他知识广博,对青铜礼器藏品的内容十分熟悉,语言生动, 获得好评。

财政部有关领导对本次助教班也十分重视。人教司杨春一司长亲自参加了本班的开学典礼。1986年1月结业时,杨司长再次来校参加结业仪式并讲话。特别是财政部戎子和老部长,不仅为财政史助教班编写了革命根据地财政教材,为学员的纪念册题写了书名,题字鼓励,还冒着严寒同大家合影。孙翊刚老师和助教班学员至今仍记忆犹新。

这是全国第一个也是迄今唯一一个财政史助教班,这个团结友爱智慧的集体,出了不少人才。除了一部分人转到行政领导岗位以外,其余大都从事财政史教学科研工作,在国内做出了可喜可贺的成绩,有的至今仍活跃在学术舞台,成为著名的学术专家,例如,陈光彖、李炜光、刘孝诚、王文素、叶青等。其中博士生导师有陈光莪、叶青、李炜光、王文素、谭建立、黄天华等教授。

2. 1992-2000年担任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现为财经研究院)所长,带领研究所魄力改革,锐意创新

孙翊刚教授于1992~2000年担任中央财经大学(原中央财政金融学院)财经研究所所长。20世纪90年代初,财经研究所的科研队伍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一大批知名学者相继离休、退休,部分中青年学者调离,科研人员减少了将近一半。研究所原有的科研结构被打破,研究优势亦大多丧失,例如,因人员的离退、流失,欧美和日本经济的研究已无人接替或一时接不上来;由于在国内学术界有一定影响力的老教授、老专家离、退,不仅“名人效应”大大减弱,同 时由于中青年研究人员一时还不能“补位”,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状态,科研成果 既从面上失去平衡,也在量和质上大大逊色。另外,当时财经研究所的科研条件 相对落后,一个研究所内只有一个风扇,连教职工新添一组书柜的需求也无法 满足。

在当时的艰苦条件下,孙翊刚教授清楚地认识到,只有改革,才能推动发展,不改革是没有出路的。在孙翊刚教授的带领下,财经研究所根据学院总体改革方针,经学校批准,做了如下改革:①根据人员及专业方向,经报学校批准, 设立财税理论、金融理论和综合经济研究三个研究室和办公室、资料室两个行政 辅助科室;②全所人员根据学校聘任条件,实行聘任制,允许解聘和拒聘任; ③根据学校确定的科研工作量,凡完不成科研定额,根据情况进行处理。

经过系列改革,1993~ 1999年研究所终于重新焕发了光彩:全所在国内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371篇以上,出版专著及各类著作32部,共计743万字,其中有不少成果在国内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例如,谢莉同志获邀参加由中国国家科委、对外贸易合作部、美国泛太平洋商业协会共同举办的第十届泛太平洋经济技术合作与发展大会,其论文也被大会学术委员会审定为高质量论文,并获邀在大会上用英文宣读论文。刘姝威同志编著的《资产负债管理、信贷质量管理、外汇风险管理分析技术策略和实例》一书,适应我国金融体制改革需要,运用20世纪90年代国际通用的金融业管理技术,结合我国金融业实际情况,从战略决策到日常经营的各个层面进行了全方位研究。赵雪恒教授主编的《财政金融学》以体系完整、内容详简事宜、理论联系实际、文字通俗易懂的特色而颇受读者欢迎。孔令书、边立铭和童伟等编写的《俄罗斯联邦财政制度》和《匈牙利财政制度》适应了财政部对于世界各种类型的国家财政制度的全面介绍和系统分析要求。姜维壮教授的《中国分税制的决策和实践》在社会上广受好评。财经研究所和北京市财政局的合作课题《首都财经研究》得到同行专家好评,并被建议将内容浓缩上报市领导和国务院,也为后来本校首个北京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地一北京财经研究基地的成立奠定了基础。

四、获奖记录

(1)《中国财政简史》(崔敬伯、王子英主编),于1988年荣获财政部优秀教材二等奖。

(2)《简明中国财政史》获得中国财政学会1979-1989 +年优秀科研成果佳作奖。

(3)《中国财政史》(电视教学片)获1993年北京市普通高等学校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

(4)《中国赋税史》于1998年获中央财经大学优秀教材一等奖。

编辑:高雨芊